新的一天。

現在對於我來説, 她的死亡仍很模糊, 很不真實。

但是日子仍然要過, 我又可以幹什麼呢?

我不敢説永遠, 因為"永遠"二字對於我是太遠了。

但我會一直記得妳的, GILLIAN...



好!!!今日又要普通話...同個個星期一樣, 都係未PREPARE(現在是早上十一時)。

究竟我這樣下去, 普通話張証書會出現什麼英文字呢? C+!?!?!!!

今夜是FYK夜, 好野好野!!!



今日約了FYK的同學, 很開心, 很高興(途中還要遇到其他FYK的同學, 結果還弄得他們拍拖不成)。



我就想, 是不是因為在這2年, 我和她的溝通很少, 所以即使知道了這件事, 我的日常生活仍然不會變?

我仍然可以笑, 可以和朋友談天説地。

如果我有去參加5D的聚會, 有找她見面的話, 我現在又會怎樣?

太多IF了, 我解答不了。

這是不會再有ELSE的問題, 我不知可以怎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