悶。

今日大佬請假去見工, 搞到成間公司即刻靜晒, GREAT!!! 本來我都係諗住繼續度唱歌的, 點知我昨天失算, 彈板竟然係唔使去街街的...雖然係「SO WHAT?」, 但係好似好鬼衰咁, 搞到我唱都唱得細聲咗...其實唱了一日, 我本地歌的彈藥已經差不多無晒了, 因為我不嬲都唔聽, 好多都是在朝早四點至六點醒咗的時候聽住「一切由音樂開始」學番來的, 已經唔多之餘今次仲要係慘歌限定, 真係諗死我...當然地我都係只係敢煩住CONNIE~

我呢兩日好窅害, 差不多是一番家即訓, 醒了吃晚飯過不久又訓番, 肥死 T_T 果然我係唔適合做呢一種工作的吧, 定係根本我就唔應該做呢一份工哩? 哈哈, 可能呢個世界上係唔會有人啱做呢一份工, 連之前我覺得做得超級好的ALICE都要走, 唔, 究竟有無人可以做超過一年半的哩, @呢一間公司...無可能的想法。ORZ 悶得滯今日都無野好寫了。

D信封幾時來....!?!??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