捉田雞。

今日被媽媽半強迫地去看醫生, 因為她説我夜晚不斷咳阻住佢瞓覺云云, 又話我咳得多唔好喎。唉, 我要強健體魄!!!
去到鄭醫生度, 一個人都無...上個星期就爆到死...之後會合哥哥去吃飯。要會合是因為我們派了他去做件秘密任務。話説我姑姐好像生了大病, 但是又不太清楚情況; 剛好今天要找姑丈拿東西, 於是順便問一下姑姐的情況。唔...暫時已經確定一定有病, 但是嚴重與否就要等下旬看醫生才可以知道。不過最不好的是姑姐好像已經很心灰意冷似的, 因為其實以前她已經發過大病, 這次雖然位置不同, 也可以算是復發, 而且在已知資料中估計治療將會很麻煩...WELL, 雖然我不是當事人不知當事人之苦, 但是醫生也未見就判自己死刑的話那又何苦呢? 總之加油吧!!
這件事亦令我想起NUANCE這個問題。詳情就不好説了, 總之就是那種SEND&RECEIVE的問題吧。某人的一句句子令到我覺得很不滿, 雖然後來我知道了這個人説這句話的原因, 但是我始終覺得可以有更好的説法的, 用那一種説法就總是帶了點負面的感覺...就是説我們要想清楚才發表自己的言論吧...
之後媽説回到馬鞍山才買餸, 於是我們一齊搭89D回家。座在高層中央部分的我一直都在插耳筒, 但是後面一對男女一直都很嘈, 我聽著歌也聽到他們在説話。在馬鞍山廣場落車的時候我偷瞄一下後面的人, 他們這對中年男女竟然在KISS!!! 而且是DEEP的那種!!! 喂你地要搞野唔該去車廂最後那裡做吧, 要是你們是美男美女還算嘛, 我也當自己看到好東西嘛, 但是你們不是嘛......搞到我看到了令人吃不下飯的嘔心場面...不過最震撼的還是下車之後媽媽和我説的話。她説她由上車開始一直在聽後面這兩個人的對話, 好肯定他們是在偷情!!! 媽説她聽到這兩個男女在討論自己的仔女的成績等等東西, 但是絕對不是普通夫妻的那種討論, 而且內容表示到他們各人都自擁有一個家室...媽還説看到那男的在對女的上下其手喎....好在我沒看到, 萬一看到的話一定沒胃口吃晚飯...唔...我説嘛, 你們要偷情還偷情, 不要選在巴士的中央部分偷情嘛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