拜山

今日去拜山。

話説我們在慢慢摺衣紙的時候, 有另一家人衝入來。正常的話遲進來的應該讓先來的人完成之後才到他們的, 然後應該是那家的女主人嘛, 就每隔1, 2分鐘就在我們隔鄰説事與非, 説什麼衣紙應該在家準備好云云, 又説什麼那麼慢等等説話, 總之就是要我們早點離開。對於這種無理取鬧的女人我們也懶得和她爭辯, 我們就很快離開了。

不過我之後再經過那裡, 明明只過了數分鐘, 他們已經走到連影也不見了。是説拜山就是那麼形式化嗎? 這令我覺得他們那麼想趕走我們不是因為想拜山, 而是要趕時間走...

BTW, 我覺得衣紙就是要在那裡摺才是好的哩...